南昆山烏坭:呂氏冶鐵黃氏造紙 鄒氏經商出巨富建碉樓

  烏坭

  南昆山生態旅游區烏坭社區地處龍門縣西部,毗鄰S14線,東起烏坭居民小組,西到青潭電站,北靠三夫田,南至上禾倉分水坳。烏坭社區總面積約25260畝,其中耕地面積210畝,林地25000畝,屬于典型的粵中山區地形。

  烏坭社區下轄烏坭、三夫田、上禾倉、下禾倉4個村民小組,共155戶,總人口669人,常住人口330人,村民以呂、黃、鄒三姓居多。這里山高林密,歷史悠久,旅游資源豐富。

  人間四月芳菲盡,南昆黧蒴花如海。

  進入南昆山,兩旁連綿起伏的山峰,漫山遍野綻放的白色黧蒴花,在清風吹拂下,波浪翻滾,如詩如畫。

群山掩映中的山居和農家樂。

  地名

  灑種結碩果 選定宜居地

  烏坭社區地處一片山間峽谷地帶,因為土壤腐殖質深厚,這里的“坭”字與“泥”同音同意,烏坭即烏黑色的泥土,有土地肥沃的意思。

  傳說很早以前,烏坭呂氏先祖騎馬經過烏坭村,發現這里土地呈烏黑色,隨手灑下一把種子,第二年春來看時,發現青苗長得很茂盛,于是就在此地置業安家,取名烏坭村。

  烏坭社區有黃、呂、鄒三大姓氏,黃氏聚居在上禾倉、下禾倉小組,有230多人,是烏坭人口最繁榮的一族;烏坭小組全部姓呂,有160多人;鄒氏主要居住在三夫田小組,僅幾十口人,是目前人口最少的一支。

  烏坭社區副主任黃偉凡介紹,因黃氏沒有族譜,無法判定他們來烏坭開基的時間,但從各個姓氏分布地域的土地優良程度和村名起源來看,呂姓應該是最早開基的一族,他們所在的村小組地處平原,土地肥沃,最適宜耕作;而處在三夫田、上禾倉、下禾倉的黃氏和鄒氏,是在山坡之地,相對耕作起來比較困難,產量也較低。

  現在,從南昆山管委會大樓到烏坭只要10分鐘車程。南昆山生態旅游區文化站站長藍劍鋒介紹,烏坭是南昆山相對偏遠的一個社區,開發得較晚,以前開車要半個多小時才能到達。2020年南油公路通車后,烏坭是游客出入南昆山的主路口,加快了烏坭的發展步伐。

  近幾年,在上級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村民依托本地有利資源,大力開發旅游,開辦農家樂,種植毛茶,增加集體收入和促進村民致富。

呂氏族譜。

  冶鐵

  呂氏開基 冶鑄采鐵

  每個村子,都有一部家族發展史。烏坭村就是如此,幾百年來,幾個家族在這里結廬生息,繁衍耕作。

  呂、黃、鄒三姓,在烏坭繁衍數百年,新中國成立前,他們打鐵冶鑄、種竹造紙、經商貿易,三個姓氏的生活方式,也涵蓋了古時大多數南昆山人的生計,可謂各有千秋,又都極富有代表性。

  作為烏坭最早開基的呂氏,其族譜尚存。據其族譜記載,呂不韋為秦國名相,奇貨可居,幫助秦統一六國,天下皆知,但是呂不韋還有個弟弟呂不伐,卻鮮為人知。南昆山烏坭呂氏,正是呂不伐的后代。

  烏坭村民呂劍峰是一個比較熱愛家譜文化的青年,前些年,他從宗親手里復印了幾本《呂氏族譜》保存,常常翻開來研讀。他翻開族譜,一頁頁地講起呂氏遷徙路線和分支脈絡,族譜是用毛筆寫成,上面清晰地記載:始祖呂尚年八十,釣于渭水之濱,西伯遇之與語大悅,曰:吾大公望子久矣。

  呂氏二十二世祖呂敏的夫人孫氏生有兩子:長子不韋,次子不伐。不韋就是秦國名相呂不韋,著有《呂氏春秋》。呂不韋被遷往蜀地后,家族后代一步步沒落,有的隱姓埋名,有的遠走他鄉,隨著秦國的滅亡、朝代更替和戰亂,呂氏不斷遷徙,足跡遍布江西、福建、廣東等省。第八十七世呂萬,是烏坭村的開基始祖,于清康熙年間從福建永定縣溪口村遷入廣東龍門縣南昆山。呂萬公生有五子:觀揚、對揚、芯揚、清揚和朝揚。此五子的配偶、子女,以及在南昆山的葬地墳山、朝向都有清晰記載。

  呂劍峰為清揚公的第十二代孫、不伐公的第九十九代孫。呂氏落戶龍門距今已經有200多年,如今在烏坭已經繁衍到了第14代。呂氏祖上在福建以打鐵、鑄鐵為生,一路奔波遷徙來到了南昆山,也以打鐵謀生。100多年前,呂氏在烏坭的人口和經濟達到了頂峰,光男丁就有400多人,家族水田有300多畝,是一個大家族,家里雇傭有長、短工。

  在古代,冶鐵和造紙成為南昆山上重要的特色產業。尤其是明末清初,隨著土地兼并,編戶制度逐漸名存實亡,大批流民涌入南昆山,烏坭呂氏正是在這種背景下來到南昆山。他們的打鐵冶鑄事業傳承了數百年,直到新中國成立后,家族里還有人干此營生,可以說是南昆山先民發展的活化石。

  歲月悠悠,滄海桑田。由于很長一段時間里,這里經濟和交通很落后,呂氏族人不斷外遷,人口逐漸減少,如今僅有100多人。近年來,隨著交通發達和旅游開發,越來越多人又回到烏坭,這里也開始脫胎換骨,煥然一新。而今,走進烏坭小組,很多農家院子里的籬笆上,曬著毛茶、紅薯干和草藥。村民介紹,現在,南昆山的土特產,草藥和山野干貨頗受歡迎。

  走過悠悠歲月,在社會主義新時代的今天,烏坭呂氏過著安定幸福的生活,那些開基落擔,那些篳路藍縷,那些冶鐵墾荒,早已煙消云散。

村中遺留的造紙零件。

  造紙

  江夏黃氏 植竹造紙

  烏坭的黃氏起源于湖北江夏,堂號江夏。宋元時期輾轉遷徙到福建龍巖,在清中期來到南昆山烏坭,居住在上禾倉、下禾倉,比呂氏要晚幾十年。

  黃氏族譜現在已經丟失,找不到準確遷入的時間和發源脈絡,從族人口耳相傳下來的故事得知,最早來烏坭落戶的是黃氏三兄弟,不久后又遷入兩兄弟,共五兄弟在烏坭落戶開基,發展至今有200多年。

  黃氏祖上是為了討生活來到南昆山,在烏坭山邊建了幾間房,以做小生意謀生,后來利用本地豐富的竹資源,開辦造紙廠,家族得到迅速發展,人口也迅猛增長。造紙廠在清晚期和二十世紀初期是南昆山的主要經濟支柱產業,造出的紙質量優良,遠近聞名,遠銷增城、從化和廣州等,F在烏坭村還有5處紙廠遺址,大多在黃氏家族所在的村子,足見那個時期黃氏造紙的興盛。

  黃氏五房在烏坭分別擇地開基,歷經百年風雨,如今五房后代分散各處,但在本地居多。在烏坭,尚存的黃氏祠堂有兩處,一處因年久失修,呈倒塌狀態。另一處是黃氏祖祠,位于下禾倉小組,原祠堂已經倒塌,現在的祠堂是由黃氏族人捐資,在原址上進行重建。在祠堂正廳的墻上,貼著今年新春的對聯:石公稻略留芳遠,山谷文章衍慶長。橫批:江夏堂。對聯里分別用了戰國時大軍事家、張良的師父黃石公和北宋大文學家黃庭堅的典故,一文一武,體現家族的榮耀。

  烏坭黃氏每年農歷九月初九進行拜祖大祭。這一天,所有黃氏族人,包括在外地工作的都要回到村里。祭祖一年一次,族人一年一聚。通過家族傳承方式,增強家族凝聚力,使社會更加和睦共榮。

  經商

  巨富有鄒氏 藏金昇安樓

  在古代,冶鐵和做紙是南昆山民的主要生活方式,但是在地少人多的山區,行商耕田也是致富的方式之一。在烏坭,三夫田是最富裕的自然村。

  現在的三夫田,保留著古今兩種“豪宅”。一種是高高聳立的碉樓,那是古代富人的象征;一種是富麗堂皇的高樓建筑,是現代富人的象征。

  三夫田的圍屋建于清代,分東西南北四角各有一座碉樓,中間為四合院,占地廣大,目前只剩下東西兩座碉樓,另兩座因年久失修,早已坍塌,剩下這兩座整體結構保存較好。被列為龍門縣級文物保護單位,是研究當地清代建筑文化的典范,F存的一座碉樓名曰“昇安樓”,坐北向南,高四層,面闊7.17米,進深5.8米。硬山頂,磚木結構,石板門框、門額,每層四面設有圓形或長形的槍眼。左側第四層的窗口有一對聯,寫著“昇安天下揚千古;安落人間慶萬年”,橫批“昇安樓”。據鄒氏族人介紹,在上世紀60年代樓內曾發生火災,屋頂、樓梯、樓板被燒毀,后來重修,非常結實,現在還可以直接上到四樓頂層。

  據黃偉凡介紹,以前碉樓外圍有一圈高高的圍墻,在圍墻頂上設有跑馬道,家丁可以騎馬巡邏。房屋的地下挖有地道,可以貫穿整個碉樓,平時用來存放糧食和馬匹,遇有劫匪和戰爭,可以躲藏,或通風報信和逃跑。從被損壞的墻體看見,碉樓一米以下的墻厚約半米,為泥沙、糯米、碎石等夯實,十分結實牢固,槍炮很難攻破。

  在中間的四合院里,有三進兩個天井,住著一對老年夫婦,雖然房子已經滿是歲月的痕跡,卻仍然能看出這里昔日的繁華。天井地面用鵝卵石鋪成九個圓圓的銅錢,環環相扣。銅錢外圓內方,外圓代表天,內方代表地,寓意“興旺發達、鎮壓百邪”。天井四個角的出水口,均為銅錢造型,寓意四水歸堂,水走錢留。

  窗戶是西洋風格的外飄窗,有明顯的羅馬雕飾花紋,可以看出鄒氏祖上有過留洋或受西方文化的影響,也彰顯鄒氏祖上的富有和顯赫。據鄒氏族人介紹,鄒氏祖上曾經富甲一方,是清政府指定專營對外貿易的廣州十三行的商人,做對外貿易生意,積累了豐厚的財富。

  100多年前,靠著廣州十三行的生意,鄒氏在南昆山成為遠近聞名的富商。碉樓和四合院在新中國成立后分給村里人居住,一家分一兩間,住了幾十戶,F在村民經濟條件都好了,大多建有漂亮的小樓,搬出去住了。如今碉樓里只住了幾位老人,和古樓相守。

  這座古老的建筑,經過風吹雨打,依然堅固、挺拔,屹立于現代建筑群中,絲毫不遜色,它獨特的建筑風格和巧妙的設計,展現了一個時代的建筑藝術,也是一個家族繁榮的象征。

  神跡猶存: 仙人足印映清流

  烏坭河是烏坭的母親河,河邊,有一處仙人足印的奇景,惟妙惟肖,十分生動。

  傳說,有一年的七月初七的拂曉,呂洞賓神游至此,見這里一座座大山環繞,老百姓出入不便,便想悄悄移走一座山,讓村民出入方便,當他來到河邊,卻發現有一婦人在洗衣服,悄悄移走是不行的了。便跟老婦人打招呼,假意說借一個瓢喝水,老婦人不客氣地回答:“你趴到河里喝水就是!”呂洞賓無奈,只得趴下去喝水,于是在河邊留下了足、手肘、膝蓋和俯下身軀的印跡。

  在河邊的巖石上,兩個足印一前一后,十分神似,連腳趾也十分清晰,就像是一個人赤腳走在泥巴地里,腳掌打滑踩不穩,腳趾使勁用力留下的足印。在足印前方一米多遠,靠近水邊的地方,左邊是一個手肘印,手腕、手肘,右邊是膝蓋窩印。這里正好是一個小潭向下流的節點,形成一個小小的落差,從空中俯視,就像一個人的身體俯身趴在河邊喝水。因為沒有開發,河道兩邊灌木叢生,無路可到河邊。沿河而下,從上往下看,有一條瀑布穿過綠色叢林,像一條白色長龍俯沖直下,流進下面一個小潭里。新修的高速公路從瀑布上空飛過,可以看見這條美麗的瀑布。

  黃偉凡介紹,投資商和社區正在計劃開發這些旅游景點,等做好基礎建設后,屆時村里的旅游資源更為豐富。

編輯:任己章
很很干